大杯的百事可乐

你是疯儿我是傻

1.
在古老的岛上有五大国,其中Camelot以他的骑士精神而备受崇敬。几乎每一个男孩子都梦想着成为有朝一日可以去到那古老的城堡,成为骑士团的一份子,成为一个传说。

“为了Camelot!”一个男孩子从山坡上冲了下来,大声的喊着自己的誓言,后面跟着一群喊叫的孩子,他们手里拿着新折断的芦苇,胡乱的挥舞着。

山坡下,是一个刚二十的青年,听见后面的响声,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态。但脸上带着笑,和他的金发一起在午后的阳光下闪耀。

  很快,孩子们就将他团团的围住了,他们用手中的芦苇做为剑试图去刺青年。青年朝着孩子们扑过去,孩子们尖叫着闪躲。他抱住了一个孩子,将他抛了起来又接住,轻轻的放下又去抓下一个孩子。
  不一会儿,孩子们已经厌倦了远程的攻击,不知是谁先开的头,孩子们纷纷向那个青年扑了上去,青年双手双脚都挂着一个孩子,腰上还有两个孩子挂着,又有两个孩子扑上来,青年终于撑不住,倒在了地上,于是他们又玩起了谁压着谁,谁就赢的游戏。
  直到时间已经不早了,太阳已经渐渐靠近了地平线,不远处的农舍院子里,隐约的传来几个母亲的呼唤声,是时候回去吃饭了。
  几个年纪稍小的孩子几乎是在听到呼唤的一瞬就和同伴道别,飞奔回农舍,还有几个依依不舍的,在一声声的呼唤里回去了。最后一个孩子边向家去边回头向青年挥手。
  在所有人都回去的以后,青年又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儿,但还是赶在太阳下山前爬起来,慢慢的朝一个方向走去。

2.
在村子边缘,有一座房子孤零零的立着,它的周围长着杂乱的野草,墙上甚至有破损的地方,但是很好的被草给塞满了,尽量的减少了漏风的可能性。这是一间原本荒废了的院子,如果不是青年搬来早已被村里人遗忘。
院子里堆了很多的柴。青年靠卖这些柴和在农忙时给人家在田里帮忙养活自己。
  屋里家具十分简单。一张床,上面是很旧的棉絮(这是一个好心的妇女赠送的),一张桌子断了一个脚,垫着几块砖块,但是没有凳子。

  通常,金发的青年会走到厨房里,拿一些干硬的饼,他偶尔会煮一碗菜汤。不过更多时候,他会去到林子里去抓一些野兔野鸡什么的烤着吃,他很爱吃肉。
  青年在结束和孩子们的游戏并向走向自己早前设好的陷阱。第一个陷阱什么也没有,但是也是完好无损了。
  在第二个陷阱出收获了一只野兔子,在重新布置一番后,终于赶在天完全黑掉之前赶回去。
  当他给那只兔子剥完皮,将它放在火上烤时,他听到院子的断裂处有些声响。他警惕的看过去,一手捡起手边能摸到的最大的石子,一手从火堆里抓起一根燃烧的柴火,缓缓地向发声地靠过去。
  最后他没有找到任何的野兽,只找到一个青年。一个黑发的,穿着破旧衣服的青年。

死蠢的故事(双向暗恋)4

  莫甘娜,因为有个弟弟的缘故,总是觉得男生都是蠢蛋。这种情绪,在假期里,听他弟弟讲了一个假期的暗恋对象,却还自认为不喜欢对方的时候尤盛。
  几天前,她因为校报的排版在办公室工作累了,出去透气时,偶然听到下面在讨论她弟弟的事情。不得不说,那个传说中的梅林,的确可爱。

 

  而现在,他弟弟一脸别扭的和她一起喝着闷酒。

  “你到底什么毛病?”莫甘娜终于受不了的问出声,“你的郁闷都溶解到我的酒里了”

  亚瑟嘴唇动了动,犹豫了一下说“梅林他最近......”然后再莫甘娜“你看又开始说梅林我早说你暗恋他你不信你个蠢货”的眼神里,停住了话头,喝光了杯子里的酒,准备离开。

  莫甘娜拽着他的后领,将他拉了回来,按到椅子上,示意酒保再来一杯酒
  “我之前有抓到他和一个很可爱的女生,在那边悄悄摸摸的说关于恋爱的事情”假装没有看见亚瑟突然紧绷起来的深色,慢慢的抿一口酒,“不过他俩不是情侣,别太紧张。”

  亚瑟不说话,捞过桌上的酒拿在手里。

  莫甘娜看他呆楞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,推他一把“不是说你可以放心了,现在没有对象,不代表以后没有。我觉得他这样的男孩,追求他的人不会少,你再不主动出击,可别后悔。”

  亚瑟以及一眼不发,把杯子又放回吧台上,甚至没有和高文告别就走了。

  回到寝室,梅林已经睡了,寝室里只留了一盏小灯。亚瑟站在门口,借着小灯的灯光,看了梅林很久。

死蠢的故事(双向暗恋)3

  亚瑟觉得最近有点怪,大约是从前天,看见梅林和那个可爱的女生之间的亲密互动开始的。那个女生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啊,他们是怎么认识的,他们看上去关系很好,是不是已经是一对了。

  “亚瑟?你还在吗?”直到高文推了自己一下,亚瑟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很久,大家都差不多吃完了,在看着自己。
  “你来的吧?”高文敲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6点,老地方”说着跟着一个美女走出了食堂
  “他又要干嘛?”亚瑟甚至是无奈的问对面的里昂。
  “高文要喝酒,需要理由吗?”里昂露出一个更加无奈的笑。

  亚瑟最终还是去了,靠在吧台边上,看着高文去搭讪第三个美女,亲密的样子,让他想到了梅林和他女朋友。是女朋友吧,虽然梅林从来没提起过。亚瑟狠狠的喝了一口酒,觉得有些生气。他把原因归结成梅林有女朋友而自己没有,总之都是梅林的错!

  梅林那个笨蛋,有什么好的,笨手笨脚总是掉东西,笑起来傻里傻气的,做笔记的时候还会咬笔头,想问题会不自觉的呼撸毛,被夸奖会有点得意色皱鼻子,刚洗完澡出来睫毛上沾水看上去湿漉漉的,睡着的时候看上去有点可爱。

  等等!可爱?刚刚是觉得他。。。。可爱?!

  亚瑟猛的灌一口酒压压惊。然后开始回想和梅林相处的细节,梅林看上去就很软的黑发,梅林湖水一样的眼珠,梅林那双有些可爱的招风耳,瘦高的颧骨。。。
  够了!亚瑟面上不免带上了点绝望的神情,gay,OK,但是梅林?这有点太超过了,鉴于自己之前对他不是很友好(其实是态度恶劣吧。)要追他会有一定难度。

  ???等等,谁说要追他了?

  亚瑟觉得自己可能快疯了。

  “hey,小甜心”一只手拍上他的肩膀

死蠢的故事(双向暗恋)2

时间已经有些迟了,走廊外面的吵闹声从吵闹到安静。

芙蕾雅坐在主编办公桌前,从桌子上的一个污点研究到掉漆的桌边,偶尔瞄一眼主编垂在桌子上的黑发。

莫甘娜把第二天要出版的校报定稿发送出去,终于将电脑合上,用有些酸胀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人。

“so,你和梅林关系很不错?”莫甘娜和蔼的笑着,顺手抓起边上的笔把玩着。

“我们都选修了历史,我成绩不是很好,所以。。。”芙蕾雅小心的对上那双蓝眼睛“其实我和梅林等会约了去图书馆…”   所以我可以走了吗QAQ

“别着急”莫甘娜笑得更加灿烂,“我比较想和你好好讨论关于你下午的,嗯,我们暂且称之为假设吧。”

时间往回推3个小时。

“梅林!”芙蕾雅大声的叫住那个瘦高的人形,她的声音引来一些人的侧目,包括那个明明走在前面的亚瑟。

边走边回头也不怕扭了脖子。芙蕾雅一边哼唧唧的想着,一边挤过人流,抓起梅林往人少的地方走。如芒在背的芙蕾雅今天心也在滴血。

在两栋教学楼相交的角落,芙蕾雅瞪走了一对不识相的情侣,又绕来绕去,确认周围除了他们没有活体的存在,在她试图去看垃圾桶里是不是有人的时候,被拦了下来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梅林拉着她的胳膊,将她带回自己面前“昨晚——或者说今天凌晨,那些乱七八糟的短信,然后现在这样,你这两天很奇怪,是不是。。”

芙蕾雅挥挥手打断他

“你听好了,我接下来说的话,可能有些诡异,我到现在都还是鸡皮疙瘩”又想到亚瑟那仿佛实体化的眼神,芙蕾雅忍不住抖了抖,但她依旧坚强的挺住了,将梅林更往墙边压,神神秘秘的说

“你知道你的室友,亚瑟·校园王子·大众男神·潘多拉贡暗恋你吗?”

三秒的空白后,梅林觉得自己的嘴角忍不住的在抽搐。

亚瑟喜欢自己?这绝对可以登上校报年度最佳笑话了吧。
但是最终在芙蕾雅胁迫的眼神里忍了下来,同时压下心里的一丝丝小欢喜。毕竟这只是芙蕾雅她神回路的脑补而已。

芙蕾雅眼睛都不眨地盯着他,没有放过一丝丝的变化,然后她的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——

“你也喜欢他!?”

然后看到梅林迅速泛红的耳朵尖和嘀嘀咕咕的辩解,然后两两陷入沉默。
“打扰一下,”第三个女声出现在他们头顶上,芙蕾雅光注意地面了,完全忘记看看上方!梅林有些僵的抬头,天哪,莫甘娜·亚瑟是我蠢弟弟·潘多拉贡,她应该没听到什么吧?

死蠢的故事(双向暗恋)

一个棕色的身影飞快的略过校园,不太灵活的闪避着走廊上的人,即使在不小心碰到谁后,也只是一句飞快的抱歉脚步一刻不停。

上课铃声照常响起的时候,梅林正坐在位子上试图调整呼吸。

老师刚进来,梅林就掏出笔记本准备认真听讲,后脑勺却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,又一下,又一下。

当梅林忍无可忍的回头去,果不其然,亚瑟·潘多拉贡那张得意的灿烂笑脸刺进眼里。

两人瞪着彼此,像比赛似的,谁都不肯先眨眼。突然,亚瑟像是被什么逗乐了,笑了出来——真正的笑出来。
梅林则像是被蛰了一样,迅速的收回眼神,转头记笔记。

他半藏在有些长的黑色卷发下的耳朵尖有些泛红。
讨厌的亚瑟·潘多拉贡。
他一边用力的写字一边在心里用力的想着。

其实亚瑟在大家眼里有很高的评价,橄榄球的黄金四分卫,对人热情,对朋友仗义,对女生有礼又不滥交,虽然成绩不是特别理想,但绝对是校园男神一般的存在。

“除了他喜欢欺负室友这个怪癖”梅林打断滔滔不绝的芙蕾雅,并抢走了盘子里的花椰菜。

芙蕾雅翻了个白眼“光凭这一点是不能上头条的。还是说,你隐藏了什么秘密”  她眯起眼睛扫视着梅林,眼神是要刺破他伪装的锋利“你是不是拒绝了他考试作弊的请求?!”

芙蕾雅想象这则消息出现在校报上可能会引起的轰动,标题就叫“震惊!校园男神竟对室友做出这种事”    “男默女泪!王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!”“知情人士的绝密爆料!你不知道的亚瑟潘多拉贡!”

“芙蕾雅”梅林停下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,他的眼神是温柔的湖水,让芙蕾雅心狠狠地跳了一下,然后糊了一巴掌上去,顺道揉乱他的小卷毛。
“别用这种狗狗眼看我!”

“我想说,鸡腿不吃,别浪费。”梅林依旧是那张好脾气的无辜脸,却将叉子蠢蠢欲动的瞄准了鸡腿。

“休想!这是我的减肥餐里唯一的肉!”芙蕾雅飞快的用手抓起鸡腿,塞进了嘴里咬了一大口,挑衅的看着梅林,却突然感受到左边似乎有杀人射线。

不动神色的一瞥,嗯。。。是那个被讨论的对象。不是错觉,眼睛都不眨的看这边!

芙蕾雅,女,21,在食堂被校园男神亚瑟·梦中情人·潘多拉贡用杀人的眼神注视了,现在心情有点蹦。

面无表情的吃完鸡腿,看着对面那个用叉子插豆子的智障,芙蕾雅觉得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缓缓打开。

“梅林”芙蕾雅老僧入定般的缓缓开口“我觉得我需要整理一下思绪,我们的互助小组明天吧。”
“???”一头雾水的看着幽灵一样飘远的芙蕾雅,梅林低头继续插着自己的豆子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“OMG!”
“他喜欢你!”
“这才是爆炸性的新闻!”
“等等,我冷静下”
“不行我冷静不下来!!!”
“现在我不知是该笑我终于有新闻了还是该哭自己失恋了!”

当半夜梅林被短信提示音吵醒的时候依旧是一头雾水。